当前位置:首页 > 汽车 > 告老还乡宰相以命相托的最后宝物

告老还乡宰相以命相托的最后宝物

关键词:凉州 明朝 齐孝公???发布时间:2019-10-25 10:00:01

明朝时候,凉州城西有个鲍家庄,庄主名叫鲍屹山,曾经是一位叱咤风云的武林高手。不过鲍屹山对江湖之事早已厌烦,金盆洗手后,过起了与世无争的生活。

这天,鲍家庄突然来了一位老人,口口声声要找鲍庄主。奇怪的是,老人身后跟着四个人,还抬着一只大柜子,柜子外面用红毡布严严实实地盖住,不知道里面到底放了什么重要的东西。

庄丁进屋禀告,鲍屹山走出来一看,发现来者是本城一位告老还乡的宰相,名叫唐立。人人都说,这唐立忠心为国,清正廉明,鲍屹山对他也是仰慕已久,曾经登门拜访过。

鲍屹山忙把唐立迎进庄来,那个大柜子被人抬到院子里。大厅中,鲍屹山问唐立:“不知唐大人光临鄙庄,有何指教?”

唐立叹了口气,望着鲍屹山道:“素闻鲍庄主武艺超群、侠肝义胆,老朽此番前来,是有事相求。”说完扫视了一下四周。鲍屹山会意,命庄丁全部退出大厅,将门关上。

庄丁们退出门外,不过因为好奇,还是凝神细听厅内的动静。一开始唐立与鲍屹山在低声交谈着什么,不一会儿,鲍屹山提高声音道:“不行!不行!在下早已隐居,不想再过问武林之事,还望大人体谅!”

鲍屹山刚刚说完话,唐立也提高声音道:“老朽知道鲍庄主为难,看来只能以性命恳求了,望庄主能成全我的一片苦心!”话音刚落,便听到“砰”的一声响,然后就听到鲍屹山大声叫人。

庄丁们慌忙推开门冲了进去,立刻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,只见唐立倒在地上,头上鲜血直流,厅中的柱子上也有血迹,看来这唐立竟撞柱自杀了。

此时,一旁的鲍屹山显然也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,好一会儿他才伸手探了一下唐立的鼻息,沉重地摇了摇头,然后命庄丁把唐立的尸体送回唐家去。

失神了一会儿,鲍屹山对庄丁道:“到书房去请公子来。”不一会儿,一位英俊儒雅的公子匆匆走进大厅。公子名叫鲍安,是鲍屹山的独子,因不想让儿子再重复自己打打杀杀的老路,所以鲍屹山并未传授他武艺,而是让他用功读书求取功名。这鲍安天资聪颖,极有主见,鲍屹山很看重这个儿子,庄中每有大事都要与他商议一番。

鲍屹山见儿子进来,急忙将房门掩上,把刚才所发生之事一五一十告诉了他。鲍安听后,也感到非常震惊。沉吟半晌,鲍安凛然道:“唐大人大仁大义,令人感动,鲍家庄无论如何,一定要完成他的心愿!”

鲍屹山点点头,父子俩商议了一番,终于确定了计划。然后,鲍屹山走到大厅外面对庄丁们道:“唐大人送来的柜子里装着一件宝物,他要将宝物献给皇上,又怕途中被强盗抢去,于是就以性命相托,要咱们鲍家庄代为护送进京。我已决定,在十天后的立秋当日,动身赶往京城,亲自送宝!”

鲍屹山说完,叫庄丁们把院中的大柜子抬到大厅里,并派了十几名武功高强的手下日夜看守,严禁任何闲杂人等靠近。

很快,唐立到鲍家庄以性命托付宝物的事就在整个凉州城传扬开来,传到了距鲍家庄五里之遥的乌山寨。

乌山寨的首领名叫唐龙,这唐龙不是别人,正是唐立的儿子。唐龙有一身好功夫,原来是京城御林军的统领,因为一时疏忽失职,皇上将他打入大牢。唐立一向秉公行事,并未替儿子求情。唐龙恨皇上昏庸,更恨父亲无情,靠着一身好功夫越狱逃出来后,带着自己以前的部下,在乌山建立起寨子,打出替天行道的旗号,当起了反贼。

谁知,唐龙非但没有做一件有益百姓的事,反而强取豪夺,无恶不作。唐立曾多次进乌山寨劝说儿子,要他改邪归正,可每次都被唐龙给轰了出来。后来朝廷曾派兵来围剿,因山寨地势险要,易守难攻,官兵屡屡大败而归。从此唐龙更是有恃无恐,闹得整个凉州城人心惶惶。

现在,唐龙听说父亲献宝的事,气得直咬牙,恨恨地说道:“这老头子有宝物不留给我这个儿子,反要托人送给那昏君,太可恶了!”气恼了一阵,又觉得很困惑,心想,当初父亲告老还乡时,自己亲眼见他只带了几柜子的旧衣服,何况大家都说他两袖清风,现在哪来的宝物?于是就问手下,消息是否确切。

有手下告诉他:“千真万确!当时有很多人都目睹了老大人把一只大柜子抬进了鲍家庄,又有人亲耳听到他说出要为皇上尽忠的话,老大人已自杀身亡,现家中正在操办丧事呢。”

这么说来,此事并非空穴来风。唐龙思索了一会儿,想起父亲解甲归田后,一直在家种地,看来这宝物不是地里挖出来的,就是水里捞上来的。父亲愚忠,又重虚名,认为天下好的东西都该归皇上所有,而皇上得了宝物后必然会封赏于他,所以才想出这样的苦肉计,托别人送宝上京。想到这里,唐龙更加恨起父亲来,也不去奔父亲的丧事,而与手下商议起夺宝的事来。

有个手下道:“老大,听说鲍屹山在立秋那日出发进京,待他启程后,咱们就派出兄弟在路上袭击,到时候保管宝物到手。”

唐龙听后连连摇头,心想再等十天动手,说不定宝物就被其他人捷足先登了。于是,唐龙充满自信地道:“鲍家庄人丁稀少,那鲍屹山纵是武功再高强也已年老,断不是我的对手。今夜我就带领一班人马,悄悄潜入鲍家庄,必定将那宝物取来。”

告老还乡宰相以命相托的最后宝物

唐龙不听劝阻,夜深后带着一帮身手敏捷的手下来到鲍家庄,轻易翻墙进了庄。唐龙领着人直扑大厅,刚一进院子,突然黑暗中冲出许多庄丁,一齐举着刀枪砍杀过来。双方厮杀了一阵,很快庄丁被打散了,唐龙带人往大厅冲来。

唐龙一脚将门踢开,果然见大厅正中央放着一个蒙着红毡布的柜子。唐龙大喜,正欲伸手揭起毡布,猛然听到头顶呼呼风响,只见一个人影自梁上冲下,举着一把明晃晃的大刀,真奔他的脑门砍来。唐龙心想这人肯定是鲍屹山了,于是赶紧避开,同时挥剑反击。可让唐龙没想到的是,鲍屹山虽然力气不济,可刀法却又快又狠,刀刀都冲着他的要害而来。打了几个回合,唐龙心头大骇,不敢恋战,忙跳出大门,跃上屋顶跑了。其余手下大部分当场丧命,余下的也四散而逃。

鲍屹山望着唐龙消失的背影,长叹一声道:“果然是好身手,这么好的栋梁之材却走了邪道,真是可惜了。”

庄丁道:“庄主,这匪头武功了得,逃脱了可是心腹大患。试想,在咱们的地盘上他尚能游刃有余,进退自如,如果他在我们去京城途中纠集人马伏击,咱们必败无疑啊。”

鲍屹山也有此忧虑,道:“无论如何,我们一定要在立秋之前将他擒拿!”可是心中又一想,经此一战,唐龙再不敢来庄中,而自己又不能攻入乌山寨,如何能抓住他呢?不抓到唐龙,这宝物随时都有可能被他劫去,这该如何是好?

再说唐龙回到山寨,不住地连声叹气,经过这次激战,他是再也不敢夜闯鲍家庄了。唐龙本想等宝物上路后再次出手,可过了几天突然听到消息,说接连几天夜里,鲍家庄又来了几伙强人欲盗取宝物,但都被鲍家庄的人打败了。唐龙听后如坐针毡,暗想这宝物本是属于自己唐家的,如果被同道中人夺了去,不仅咽不下这口气,以后也没脸在江湖上混了,一定得想个办法,先下手为强才好!

唐龙思索了一会儿,突然想起,鲍屹山身边没有其他亲人,只有一个独生儿子叫鲍安,平时被鲍屹山当成宝贝一样,极其喜爱。那鲍安他听说过,是一个文弱书生。他想如果有机会抓住鲍安,拿他当作人质,鲍屹山一定会乖乖地把宝物献出来。可是细细一想,他又烦恼起来,这鲍安平时只知读书,很少出门,哪里有机会让自己抓住呢!

这时候,在鲍家庄的鲍屹山也是眉头紧皱,思索着擒拿唐龙的事。鲍安走了进来,对他说:“父亲,孩儿倒有一计,保管能杀掉那匪首!”

鲍屹山大喜,急忙问儿子有何妙计。鲍安道:“孩儿已打探到,唐龙有傍晚独自到后山遛马的习惯,我们无法靠近他,但可以将他引过来。待到黄昏的时候,我们先派弓箭手埋伏在附近的山谷中,然后我故意到那边山坡去放马。唐龙看到我,一定会想将我拿住作为人质,定会追赶过来。只要我能将他引入谷中,咱们便可以瓮中捉鳖了。”

鲍屹山听后摇头道:“此计虽好,但不保险,乱箭齐发有可能误伤到你,而且唐龙也有可能追上你,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啊。”

鲍安胸有成竹地道:“父亲请放宽心,我已经察看过地形了,那山谷里有一条深涧,涧上有一座藤桥,我过去后就将藤桥砍断,这样唐龙就追不上来了。而我在涧的另一边,乱箭也射不到我。”

鲍屹山仍是不放心,一脸担忧地道:“这件事太冒险,为父决不能让你去做这个诱饵。我已想过,如果实在不能进京,咱们的计划就放弃,我们隐居在这里,为的就是避免这些纷扰之事。”

鲍安听了,凛然道:“父亲此话差矣!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我们不管居于何处,但仍是大明的子民,为国效力是为人的本分!更何况唐大人已用性命相托此事,如果不能完成他的遗愿,我们怎能对得起他的在天之灵呢?”

鲍屹山听着,又回想起唐立临死前殷切的眼神,沉默了一阵,长叹一口气,然后含泪对鲍安道:“你能这样想,为父实在感到欣慰。一切就由你安排吧,千万要多加小心!”

鲍安听了点点头,忙出去准备了。

傍晚,鲍屹山坐在大厅中焦急地等候消息,一个庄丁忽然急匆匆地跑进来,哭着道:“庄主,大事不好了,公子他,他掉下山涧了!”

鲍屹山一听,犹如五雷轰顶,差点晕死过去。他强忍着悲痛,细问之下,才知道鲍安本已顺利地将唐龙引入谷中,可当他骑着马走上藤桥时,马却被桥下的惊涛骇浪吓得腿一软跪倒了,于是人和马一齐翻入山涧中。因为水流太急,鲍安很快被水冲走,庄丁们正在寻找打捞。

鲍屹山听完悲痛欲绝,心想涧深水急,儿子定是尸骨无还了。正哀痛之际,又有庄丁来报告,说唐龙已被乱箭射死,尸体现在已经放在院中。鲍屹山的心头总算感到一丝安慰,走出来一看,见唐龙早已气绝身亡。他大喝一声:“将柜子抬过来!”

马上有家丁将唐立送来的那只大柜子抬来放在院子中。鲍屹山上前,一把掀开了上面的毡布。众人一齐惊呼出声:“棺材!”

没错,那毡布盖着的,竟然是一具漆黑的平盖棺材!鲍屹山用颤抖的手把棺材盖揭开,又厉声喝道:“将唐龙的尸体放进去!”

此时,鲍屹山的耳边又回响起唐立当日的一番话语:“我唐某一生清白,不想却生出此等祸国殃民的逆子,上愧君王,下愧黎民。今日恳请庄主帮忙除掉此害,用这具薄棺装了,运到京城,向皇上与天下百姓谢罪……”

内容来源网络,仅做试读之用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,谢谢!

相关内容
分享 2019-10-25 10:00:01

0个评论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